<label id="9eq7c"><track id="9eq7c"></track></label>
    <rp id="9eq7c"><acronym id="9eq7c"></acronym></rp>

    工業車輛企業外貿該走向何方?浙江中力機械董事長何金輝談國際市場新看法

    2018-10-24 14:54中叉網打印

    近段時間,一場中美貿易戰攪動風云,美國再對中國2000億美元產品加征10%關稅,這一稅率實行到年底。2019年稅率仍將提高,涉及工程機械等產品,包括工業車輛設備在內,讓更多目光聚焦在傳統外貿上。

    工業車輛企業外貿該走向何方?浙江中力機械董事長何金輝談國際市場新看法

    過去依靠價格優勢搶占先機,而如今隨著勞動力成本不斷攀升、國際市場需求減弱等重重元素的影響,傳統外貿頗有“廉頗老矣”之勢。低潮、迷茫,傳統外貿企業也不斷在陣痛中轉型升級。

    2018年已近年尾,即將迎來2019年,當前傳統外貿企業生存境遇如何?尤其在中美貿易戰的攪局之下,傳統外貿出口接下來將出現怎樣的變數?出口這匹馬還能否飛黃騰踏?新形勢下,企業出海又有何良方?

    工業車輛企業外貿該走向何方?浙江中力機械董事長何金輝談國際市場新看法

    在前不久剛召開的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工業車輛分會第七屆二次會員代表大會暨2018年年會上,浙江中力機械有限公司董事長何金輝在會上提到了其對國際市場的新看法,在他跑遍了美國市場,得出一個結論,中美貿易戰可能將是長期的戰爭,以前尚停留在政界,現今不僅商界,也包括民間。出口美國市場受阻,特別是平衡重叉車等搬運設備加稅后,已無競爭優勢。2019年,中國商品出口至美國關稅調高至25%已成定局。加之匯率貶值等壓力之下,使之出口美國的業績和利潤均受直接影響。貿易戰會影響國內經濟的信心,設備的投入影響首當其沖,制造企業的搬運設備購買會受到影響,行業新的發展方向取決于開放政策的紅利,包括加大開放力度和減稅所帶來的新機會。

    從2008年至2018年,國內叉車行業經過十年的增長期,在市場擴張方面要考慮風險,已到了下行風險期。企業在拓展海外市場時,需注意的是新興市場與發達市場的發展不均衡加劇,同時,新興市場亦面臨金融風險。何金輝董事長指出:目前,新興市場多為中國出口的傳統市場,出口下行風險將加大。通過多年的海外運作經驗及得益于多年活躍在海外市場一線,他建議企業首先漲價,以應對明年即將到來25%的關稅,同時加大力度拓展發達市場,不能因貿易戰而把主要方向放在新興市場,從而中了別人預先設定的圈套,將我們排除在發達國家邊緣,趕至新興及窮國家之中。如果關稅在短期內不取消,全球供應鏈會出現大調整,即使手動類及零部件出口也會收到影響,國內企業應該考慮走出去,進行全面布局。

    歐Ⅴ排放的實施,且隨著國內環保意識的加大,部分城市和地區率先進行四階段排放的實施,對內燃叉車占主導地位的中國市場而言,對內燃叉車的排放要求更高,內燃叉車出口到歐洲受阻。企業只有創新, 推進產品結構調整,加快企業轉型升級步伐。加快電動叉車倉儲設備的市場化,提供價格質量均能滿足內燃車用戶的要求。將來是誰的產品技術結構強大,誰才是老大。企業應該好好考慮一下產品結構,那些低端的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產品,如果利潤太少,一定要果斷砍去,升級換代,做技術性產品,滿足更高一層的需求。

    自動駕駛等人工智能技術已日趨成熟,并進入商業化,叉車等搬運設備的產品結構已有上百年歷史,借助人工智能技術,開發自動搬運設備,并大幅降低真正進入使用,并將給搬運設備行業產生一場革命。何金輝董事長談到了他對時下流行的人工智能的新理解:“人工智能需要解決的問題不是代替人工,而是把自動化技術變成人的工具,使人與機器人共同工作,AGV真正解決的是人工無效率的部分,即從A點到B點,無需人動腦的部分。人類從外界獲得信息80%以上通過眼睛,因此聚焦視覺,才能真正解決人工智能。”

    雖然工業車輛企業不斷尋求出路,轉型升級,但是轉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何金輝董事長坦言:“無論全球經濟還是國內經濟,無論是市場還是技術,均進入一個動蕩和不明期。困難比預計會更大,改變比想象更快,只要跟隨變化、不斷創新區滿足市場新需求,行業完全可以繼續得到發展。”

    隨著成本紅利的消失,以及外貿形勢的劇烈變動,企業自身的短板就顯現出來,基礎不牢、自身修煉不夠將導致企業在產業升級換代的大潮中迷失方向。做好打一場持久戰的準備,通過積極進行海外投資,在海外建廠規避美國的政策也不失為一種方法,另外一方面積極開拓除美國以外的發達市場及周邊新興市場,盡量實現出口市場的多元化,減少對美國的依賴,把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

    本文標簽:工業車輛企業外貿電動叉車叉車維修叉車租賃輪胎報錯